921受灾户张元迪 瓦砾堆中迫切祷告奇蹟生还

二十年前的九月21日凌晨一点47分,毫无预警的天摇地动,7.3级的地震将人们从美梦中摇醒,震垮了辛苦构筑的家园,也震碎了亲人间的天伦乐。当时,张元迪弟兄与母亲在云林住处是十五层的大楼,在几秒钟内下陷、倾斜,原本的六楼瞬间成为一楼,而母子三人所住的四楼则成了地下室。然而,是神大能的手托住,使得他能在灾害中奇蹟生还。

在苦难中经历大能拯救
张元迪回忆起921大地震的那天仍历历在目:「那年我才十四岁,我跟弟弟在睡梦中被摇醒,我们从未感到这幺大的摇动。看着书桌、衣柜、窗外的树摇动的极为厉害,我们很恐惧,完全不知道怎幺办?是妈妈从她的房间冲进来抱住我们两个。」

持续几秒的剧烈摇动后接续的是轰然巨响,好不容易安静下来,张元迪发现全身动弹不得,天花板就在面前十公分的距离,一块木板就顶在鼻樑上,身旁都是瓦砾石堆,睁着眼睛看不见,也听不见外界的声音,只能本能地喊着救命。

「要不要一起跟上帝祷告?」妈妈开口问。

在地震的前两年,刚与丈夫离异的妈妈在朋友的陪伴下进入教会,深受感动,当时的张元迪与弟弟虽一同到教会,心里却极度排斥。然而面对生死交关的无助之时,兄弟二人做了第一次的祷告。「我们祈求上帝把我们救出去,祈求上帝差派天使把我们挖出来。我们还能做的就是等待生还,但也可能是等待死亡,我们不知道。」

在安静且漫长的等待救援过程中,张元迪几度昏睡过去。第一次是因为弟弟不寻常的喘气,被母亲紧张的声音唤醒,他心生不安,只能不断的摇叫弟弟,却毫无知觉,于是手边拾起一块小石头不断刺激弟弟的头,但弟弟依然没有其他反应,只能听着弟弟从急促的喘气声,逐渐缓慢,然后平息;接着是母亲的啜泣。「弟弟就在我们身边断气,我很难过,而且我们不知道下一个走的会是谁?」张元迪说。

当他再度沉睡后又被母亲唤醒,是因为听见人靠近的声音,母子二人奋力的喊着救命,回应的是熟悉的声音,张元迪说:「是我的爸爸,地震发生时他就打电话,到住处寻找皆无音讯,于是他决定钻进大楼里面找我们。余震的时候他就跑出来,停的时候就进去。他很勇敢,也不知道我们是否活着?」

父亲在离他们二十公尺远的地方找到他的作业簿,并听到母子说话的声音,便疾呼:「弟弟呢?」「弟弟死了啦!」张元迪用力,甚至有点生气的回应。

流着泪的父亲努力找救难人员借工具,连舅舅都从南部北上协助搜救,事发十二小时后,张元迪与母亲获救。「我胸口上方是十一层楼的重量,那十二小时内,还有几次达六级的余震,却都没有再塌下来,好像有双手接住这一切。」身在瓦砾堆中的他毫髮无伤,母亲的双脚因被大石压住而神经坏死,完全无知觉。原本医生判定最少需要两年的康复期,却仅在两个月后痊癒,功能毫无异常!
921受灾户张元迪 瓦砾堆中迫切祷告奇蹟生还

921旧照

历经浩劫后是感恩的生命
张元迪表示,921发生前两天,妹妹被带至南部给阿嬷照顾:「若妹妹在,同睡的母女二人可能也会罹难,因为妈妈的房间在地震当时不见了;如果妈妈没有冲过来保护我们,我们不会跟上帝祷告。弟弟走后剩我一个人,我可能也没办法继续撑下去,甚至不会听见爸爸靠近的声音。」

张元迪还说:「弟弟离开之前、在我昏睡时曾跟我和妈妈说如果有人先走了,活着的人要坚强,那年他才十二岁;他窒息前有看到一道白光,即使弟弟没有受洗,也没有机会读圣经,但我们一起呼求神的拯救,弟弟就像耶稣悬挂十字架时旁边那个强盗,这使我们相信他去到光明的地方,将来还会再见面。」

转眼,921已经过了廿年,或许在部分台湾人心里仍有余悸、甚至是不能碰触的伤疤。但对张元迪而言,这是值得感恩及淬鍊生命更加谦卑的经历,更是祝福。历经患难后不但全家信主,这二十年来,他曾担任空军战斗机飞行员、也在澳洲当过大堡礁潜水导游,若不是神大能的拯救他毫髮无伤离开灾害,这些都不可能发生,「我始终相信上帝留我是因祂看顾我,有要我做的事情、要我服事人。」

张元迪认为,耶稣并没有要我们因信仰而逃离苦难,而是在苦难中倚靠祂,在苦难中让灵性成长。若不是因921,到现在可能仍骄傲自大且不认识上帝和真理。「我没那幺厉害能在患难中体会耶稣受苦的感受,但我很感谢祂没让大楼压扁我们,并保护我和妈妈的身体,感谢祂的拯救。」张元迪如是说。
921受灾户张元迪 瓦砾堆中迫切祷告奇蹟生还

元迪弟兄夫妻与同为生还者的妈妈与逃过一劫的妹妹

921受灾户张元迪 瓦砾堆中迫切祷告奇蹟生还

张元迪靠着信仰走过患难,如今已与洪芳怡姊妹共组家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