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们是「亚细亚的孤儿」,但我们不是!我们是用南榕的灰烬灌溉滋

你们是「亚细亚的孤儿」,但我们不是!我们是用南榕的灰烬灌溉滋

我在布拉格当交换学生那年,每週都有一次Country presentation(以下简称CP),由三个不同的国籍的学生介绍他们自己的国家。

和大家想像的presentation可能不太一样的是,欧洲学生下课之后没有人要跟你玩坐在教室当乖乖牌那一套,所以捷克科技大学的CP是在市中心的一间夜店举行的,而且很多学生都是把自己灌醉了才上台「报告」。

你们是「亚细亚的孤儿」,但我们不是!我们是用南榕的灰烬灌溉滋作者提供

CP时间从晚上九点开始到早上三、四点,九点到十点这段进场时间,由各国学生提供每个国家的当地料理,让大家自行取用,十点到十二点是三个国家的CP,十二点过后就是after party,也是亚洲学生回家睡觉、欧洲学生继续狂欢的时间。每次轮到要报告前两个礼拜,同一国籍的学生都会聚在一起準备食物、讨论表演的主题以及拍摄影片。

你们是「亚细亚的孤儿」,但我们不是!我们是用南榕的灰烬灌溉滋当时为了CP到布拉格各大景点拍的照片

印象比较深刻的是有一次让全场三百多人傻眼的presentation,那次是中国学生的presentation,他们可能準备时间不足,之前几次CP又没参与到,不知道会是这种方式进行,居然在夜店的舞台上面表演穿旗袍「写书法」!对!你没看错!在夜店里正正经经的穿着旗袍写书法!最好笑的是,在超乾的气氛下,他们还硬是邀请那些已经醉掉的欧洲学生上去写书法!我觉得能够亲眼目睹到这一刻这幺另类、冲突的文化交流,此生无憾了!

你们是「亚细亚的孤儿」,但我们不是!我们是用南榕的灰烬灌溉滋

其他像是在台上present到一半,跟台下打起来的也有,报告到一半突然露鸟的情形也是蛮常见的…… 每周都有大大小小的文化冲击。

你们是「亚细亚的孤儿」,但我们不是!我们是用南榕的灰烬灌溉滋作者提供

不过,一年下来,我看到其他国家的学生在做 CP 时,爱自己的国家、说自己的国家好,是那幺理所当然、那幺骄傲,不管台下认不认识、认不认同,这就是我生长的地方。

但是台湾人每次要介绍都得从解释和中国大陆的关係开始,解释完也没人听的懂(有可能是因为下面都醉了的关係)。不同于其他国家的自信骄傲,台湾人的总让我觉得是一个自卑的presentation,就像一个渴望被看见、被认同、被讚美的孩子啊!

你们是「亚细亚的孤儿」,但我们不是!我们是用南榕的灰烬灌溉滋

我想起小学地理老师说,因为台湾实在是太小了,所以不是每一份世界地图都有台湾。于是我们就抱持着「台湾很小,没人注意到我们是正常」的心态长大了,然后再藉由弹丸之地、鼻屎大的地方的强化,导致只要有外国人听过台湾,我们会觉得那幺不可思议、那幺喜出望外。但是如果你仔细看过地图的话,台湾一点都不小啊!In the middle of nowhere的太平洋小岛Rarotonga都不会被忘了,那幺大的台湾怎幺可能会不在世界地图上,台湾没被画上去是编地图的没知识、不专业,不是台湾太小啊!

总是嚷嚷要别人看见自己的人,其实是最没自信的。真正有自信的人,摆出的姿态是,老娘就是这幺美,你不看我都不行。然后当有人注意到的时候,她会用迷死人不偿命的笑容优雅的回答「谢谢」,而不是焦急的反问「真的吗?」然后迫切从对方口中听到更多。

在自卑了这幺久以后,在这次太阳花学运之后,我发现有点不一样了。

佔领议场、坐在立法院外围的学生,和那些政治人物的「内在身份认同」完全不一样了,我们没有对中国、对日本那些複杂矛盾的情结,我们没有回不去的家,我们有的就是「我是台湾人,我爱我的家」,如此而已。

我们不乖,但从来也没有人要求法国的抗议学生要乖;我们不乖,因为我们已经不再是「亚细亚的孤儿」,必须要靠乖来获得那些我们不要的东西了。你们是亚细亚的孤儿,但我们不是。请不要再用你被养大、教育大的那套对待我们,we don’t deserve that!太阳花的孩子,很快就会被推上国际舞台发光发热。

你们是「亚细亚的孤儿」,但我们不是!我们是用南榕的灰烬灌溉滋当时为了CP到布拉格各大景点拍的照片

那一天,他们不需要解释,因为「中国就是中国,台湾就是台湾」;那一天,他们再也不管别人的眼光,而是骄傲的把国际对台湾的肯定,视为理所当然。我们是台湾人,我们就是这幺棒,不认得我们是你们没眼光!

不好意思,被你们又压又榨了这幺久,我们都没有如你们所愿的烂掉,让你们失望了。因为,我们从来就不是草莓族,我们是用南榕的灰烬灌溉滋养而成的太阳花,我们打算向着阳光,把你们的阴影抛在脑后,奋力生长!

从来就没有草莓族的那一代,从现在开始,我们是太阳花世代。

「长大以后,绝对不要变成我们讨厌的大人。」我想我们很努力,台湾就交给我们吧。